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lost in squirtation,新手必看

这么漂亮的女人,真要是被我得到手,肯定气死经理了,打的她那张小脸啪啪的!这时候,站在我身前的李梦莎正穿着件白色的T恤,双肩挂流苏、后背半蕾丝的那种。

  在她转过身的时候,能看到她光洁的玉背。

  百花杂色的时尚短裙套在她腰间,修长的玉腿被黑色丝袜紧紧裹住。

  想着经理说过我都没机会闻闻漂亮女人是什么味儿的,于是我就故意把手上工作卡丢到地上,然后在她身后蹲下。

  凑上脑袋在那双玉嫩美腿周围嗅了口,我的天,好香,好刺激。

  可就在这时候,售楼处门外突然传来男人的浑厚呼喊声,“梦莎,我接个电话!”吗的,竟然有男人跟李梦莎一起来的,得亏没注意到我的举动。

  我赶忙撑起双腿想要站起身来,然而这时候,李梦莎为门外的呼喊声所吸引,下意识的向我退了一步。

  只这一步,刚好让她的大腿凑到我嘴巴上。

  李梦莎显然也吓一了一跳,更是因为我脑袋的阻碍而站立不稳,一下子坐在了我肩膀上。

  我很兴奋,可我现在更感觉到害怕,我担心李梦莎会恼羞成怒,令我失去这份工作。

  可令我感觉到意外的是,她并没有。

  她不仅没有这样做,反而还红着脸蛋儿,将白皙小手按在了我的后脑勺上。

  朝着她的方向靠去……我愣了愣,随即感到兴奋难耐的时候,后脑勺上那只小手却在突然间给松开。

  紧接着李梦莎更是红着脸迅速从我肩膀上离开,故意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。

  我愣住了,不知道她这是什么意思,故意玩我呢吗?但下一瞬,我就听到有脚步声进门,而且特别沉重,是个男人的脚步声。

  我立刻醒过神来,八成是跟她在一起来的那个男人。

  赶紧拿起工作卡,我也装作无事人一样站起身来。

  果然,正是之前在门外喊李梦莎的那个男人。

  他朝着李梦莎走去,边走边嘟哝,“狗曰的广告推销电话……”李梦莎笑了笑没有说什么,目光从我脸上掠过时,她眼神中挥发着几分羞赧。

  看起来她对于刚才的事情挺不好意思的,可之前她的举动看起来却挺火辣。

  这时候,李梦莎已经挎住了那个男人的胳膊,“老公,你看看哪套房子比较好。

  ”那男人看了我一眼,跟吩咐奴才似的吩咐道:“还不赶紧过来介绍?杵在那里跟块木头似的!”你麻痹,你才是块木头呢,你老婆刚才都差点被我吃了那里,你还得意个鸡毛!心里骂归骂,脸上却只能洋溢出灿烂的笑容,陪着笑赶紧上前做介绍。

  边给介绍着楼盘,我边偷偷打量着李梦莎。

  在偷偷咽了不知多少口唾沫后,她老公的电话又响起了。

  “重要的客户,我出去接个电话啊,梦莎你先看着。

  ”看了眼屏幕后,那男人就急匆匆的出去了,看起来不像是客户,要是客户早接起来了。

  不过我现在没心思琢磨这个,我就惦记着李梦莎了。

  凑到她近前,轻嗅着她身上的味道。

  “李小姐,你……”我正想着该借个什么话题来勾搭勾搭李梦莎的时候,她却主动凑到了我身边。

  甚至还看似不经意的,轻轻的触碰了我一下。

  只一下,我就感觉如同触电一样。

  而这时候她脸上也泛起了羞人的红,直让她那张媚然的脸蛋儿更加诱人。

  紧接着,她还趁周围没人注意的时候,故意将猩红小嘴儿凑到了我的耳边。

  “帅、帅哥,你想不想跟我耍耍……”这话一传进耳朵里,我当时就兴奋的差点炸掉。

  李梦莎这样的大美人,竟然主动邀请我,这简直是天降艳福啊!不过她说这话的时候好像很紧张的样子,这会儿脸上也挂满了羞红。

  这跟她主动向我邀约做那种事儿的举动,好像不太相符啊?我不自禁的开始怀疑,她是不是想骗我些什么。

  就在我怀疑的时候,李梦莎竟然再度凑上前来,更是羞羞的伸出了小手。

  随后她就羞声怯怯的对我说——“你们这有卫生间吗,带我过去,我现在就想、想……”李梦莎想什么,终究也因为太过羞赧而没有说出口。

  可我又不是个傻子,怎么会不知道她到底想要些什么。

  于是,内心中火热情绪汹涌澎湃的我立刻点头,“好,跟我来。

  ”我已经迫不及待了。

  然而就在我刚刚迈步的时候,售楼处的玻璃门再次被人给推开。

  我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,赶紧回头去看。

  吗的,果然,又是那个该死的男人,他已经连续两次坏我好事了!他回来了,李梦莎立刻就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。

  不过借着撩弄脸庞碎发的遮掩,她还是小声对我说道:“下班给我打电话。

  ”我哪(女同学两腿之间被同桌摸出水)有她电话?!正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,李梦莎就对那个男人提议说,“老公,我们走吧,我还想对比下其他楼盘。

  ”听到这话,我立刻意识到了要电话的好机会。

  “小姐,如果您方便的话请留个手机号码,因为我们近期可能会搞优惠,也好方便通知您。

  ”“真的吗?”李梦莎显得挺高兴,于是堂而皇之的接过我手中纸笔,在上面留下了她的手机号码。

  在背对着那个男人还给我纸笔的时候,她甚至还故意用身前在我肩膀那蹭了几下。

  李梦莎跟那个男人走了,我自己回到了店里。

  这个时候我满心思的都是她。

  不过也有些疑惑,她那么漂亮,干嘛要勾搭我啊,追她的男人应该很多吧?想起之前的新闻,我不禁有些害怕:她不会是想骗我过去割我腰子卖掉吧?新闻上说,有个男人就是被美女勾搭去开房的,结果刚进屋就晕了。

  等他再醒来的时候,人已经被丢到了野菜地里,左边的腰子不见了。

  挺担心的,万一再真把我腰子给割走一个,那不得影响我身为男人的战斗力?!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,售楼处经理的办公室房门开了。

  下一瞬,‘嗒嗒’的高跟鞋触地声响起。

  有个年约25岁的漂亮女人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,黑色的亮片高跟鞋,肉色的丝袜裹覆着修长的玉腿,黑色的半身裙紧紧贴合在她娇媚的身子后,后面挺挺的翘起。

  白色的紧腰短袖衬衣穿在她身上,勾勒出她迷人的腰线之余,更是凸显出她身前的壮观。

  那张皮肤白皙五官秀美的脸蛋儿,更是让人只看一眼就会喜欢上她。

  当然,只能看一眼,因为接触过后就会对她很生气,非常生气。

  我之所以对她这么了解,完全是因为她,正是我们的售楼处经理,林芳菲!林芳菲这个女人这会儿在我心里就是个无比讨厌的女魔头,再美也是只妖孽。

  但倒霉的是,这只妖孽竟然再一次找起了我的麻烦。

  “黄华,你是没事情干吗,傻站在那里。

  你要是真事干的话,过来给我抬桌子!”你大爷,我手里拿着楼盘报价表呢,你哪只眼看到我没事干?然而她毕竟是售楼处经理,这些话我不好怼出口,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跟她进办公室。

  走了办公室后,林芳菲指了指那张长近两米的实木办公桌,“帮我搬离窗口那!”看到阳光照射在办公桌上,我能理解她搬动办公桌的意思,躲避烈日阳光。

  但问题这张桌子好几百斤呢,我是吃大力丸了还是怎么着?可是当我跟她说起独自搬不动的时候,她却振振有词。

  “桌子没脑子,你也没脑子?你不会先搬一边,一点点的往那边挪!”真特么的,途经林芳菲身边时,我真想一拳头把她打翻在地,让她知道老子不是好惹的,拥有多么大的破坏力。

  只是这事终究也仅能想想,最终还是要搬桌子的。

  费尽力气,我一点点的搬起挪动着木办公桌,而林芳菲就站在旁边掐腰看着。

  在来到她这边搬桌子的时候,我在脑海中幻想着如何让她知道我的厉害。

  

老陈顿时就有些把持不住,端着酒杯的手都晃荡了一下。

  几人喝了好几轮酒,陈彪和其中一个男人直接倒在桌子上不省人事,这才算是结束了。

  走出饭店,老陈深呼吸,将肺中的浊气全部呼出才算是舒服了一些。

  看到醉的已经不省人事的几人,卷发美人皱起眉头,为难的说:“他们醉成这样,下午的会议还怎么开啊……”“只能让他们先醒酒了。

  ”老陈叹了一口气:“先把他们扶到宾馆,然后我熬些醒酒汤。

  ”“只能这样了。

  ”直发女人也是头疼的很。

  要知道喝醉的男人重的要死,女人根本抬不动!背人的重任只能落在老陈和陈大年两人的肩上,两人累死累活的将他们扛到宾馆的床上,觉得自己的身子骨都要错位了。

  “怎么样?累吗?”卷发美人秦柔端来一杯茶笑意盈盈,老陈醉翁之意不在酒,接过茶的时候还顺带摸了一把白嫩的小手。

  秦柔没有太大的反应,盈盈一笑,转身走了,只留下一片芳香。

  老陈陶醉的深吸了一口气,觉得美人就是好,周围的空气都是香香的!“我觉得,她放个屁你都觉得是香的。

  ”陈大年翻了个白眼,十分不齿老陈的行为。

  老陈腹诽,自己可是连你老婆的脚都上上下下的舔了一遍呢!更被说是屁了!陈大年可不知道这件事,老陈觉得要是让他知道了,自己的老骨头就要散架了!“现在怎么办?”陈大年看着床上睡得向死猪一样的人:“下午还有会呢,醉成这样怎么开啊?”“又不关我的事。

  ”现在老陈的全部心神都在那两位美女身上。

  秦柔和苏月月两位美人可是牢牢的牵动着他的注意力啊。

  “对了,你和楚扬花的事情怎么样了?”陈大年惦记着这件事:“进行到哪一步了?”“拜你打扰所赐,最后没成。

  ”一想到到嘴的鸭子飞了,老陈的整张脸就皱巴在一起,像一朵菊花一般:“要是没你的话,咱们的约定早就完成了。

  ”“别那么说,毕竟你完成了,可是能采两朵花呢,你也不亏。

  ”陈大年看着昏睡的陈彪,恶意满满的笑着:“要是让他知道一个老头子睡了他貌美如花的老婆,不知道他该怎么想啊。

  ”“管他怎么想,要不要跟我去旁边的屋里聊聊人生?”旁边的屋子正是两个女人住的,陈大年露齿一笑:“当然。

  ”敲开门,秦柔笑着说:“你们怎么来了?”“他们醉了,我来找你们聊天。

  ”老陈耸耸肩膀:“反正很闲。

  ”当然,聊天的目的不怎么单纯就是了。

  不过两位美女欣然同意,邀请两人进屋。

  老陈这才发现,秦柔好像洗了澡一般,浑身上下冒着水汽,连衣服也换了。

  出水芙蓉……!老陈的脑海中一瞬间浮现出这个词,这个词语简直是为了秦柔量身定做的!秦柔注意到了他的视线,羞涩的将衣领拉紧一些,脸蛋上也浮现出一片红晕。

  老陈顿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。

  秦柔这姑娘真是难得一见的清纯与诱惑的结合体啊!“陈叔,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?”秦柔并紧了腿,不自在的蹭了蹭。

  老陈看见这个动作,脸上露出了然的神情,装作高深莫测的说:“秦柔妹子,你是不是最近有些气血亏损?时不时还觉得疲惫的很?”“是啊,你怎么知道?”秦柔瞪大眼睛,很是神奇的看着老陈。

  老陈点点头:“不瞒你说,我其实是一名老中医,行医超过四十多年了,一些毛病光是用眼睛就能看出来。

  ”“那,陈叔,我这是什么毛病啊?”秦柔凑过来,苦恼的说:“这毛病困扰了我好(三个男人轮流插我一夜短文)长时间了,喝药也不见效,陈叔,你给我看看呗?”老陈露出笑容:“那是自然。

  ”两人约好开完会就开始治疗,一切顺利的不成样子。

  一旁的苏月月好奇的凑过来:“陈叔,你真的是老中医?”“怎么,还不信叔啊?”老陈笑着:“要不要让叔给你诊断一下?”“真的啊?”苏月月坐直身体,老陈上下打量了一会儿便说:“你最近胸口发闷,有时候还会呼吸不畅,我说的可对?”“哇,陈叔太神了!”苏月月眼睛发亮:“陈叔也帮我治治病吧!”正说着,突然传来了敲门声。

  陈彪醒了,虽说头还疼着,但是至少能正常交流了。

  他让黄开车送几人一起去邻村,到了的时候基本上也是开会的时候了。

  开会的内容老陈没什么记忆,毕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。

  现在他最惦记的事情就是会议结束后,帮两位美女的诊断时间。

  但是开会的时间漫长,从下午一点一直到晚上八点,中间吃饭时间上厕所时间都卡的特别紧张,连和两位美女说句话的功夫都没有。

  外面天色全黑,会议才算结束。

  当众人收拾资料全都离开了的时候,老陈连忙拦住准备离开的秦柔和苏月月:“终于结束了,咱们去诊断吧!”“可是现在天色很晚了。

  ”苏月月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:“陈叔,还是明天吧,我今天困了。

  ”老陈也不强求,只能心中暗叹一声:“那好吧,明天我给你们好好诊断。

  ”但是出了会议厅的门,老陈就被陈彪拉着回家去了。

  家里和邻村的距离还是挺远的,那么就证明自己以后见到两位美女的机会也就少了!明明答应了明天给她们诊断的,这下也泡汤了。

  第二天一大早,老陈养生操也不练了,躺在摇椅上摇着蒲扇,一副悠哉悠哉的样子。

  反正现在睡不到楚扬花和苏秀琴,还练那些劳什子操做什么?“陈叔,你怎么在这儿呀?”门外一声清脆的声音吸引了老陈的视线,抬头一看,竟然是刚才心心念念的苏秀琴!苏秀琴今天穿了一件小短裙,白嫩的大腿裸露在外,脚上穿着凉鞋。

  虽然没有穿白袜子让老陈遗憾了一下,但是今天的短裙实在是让老陈把持不住。

  牛仔短裙紧紧的包裹住苏秀琴挺翘的臀部,短的堪堪遮住大腿根。

  老陈简直想一把将裙子扯掉,然后用自己的火热让这个美丽少妇好好感受人间天堂!

迷迷糊糊之中,王大牛感觉自己来到了一处金碧辉煌的地方,像是在一个堆满了宝藏的山洞里。

  难道这里有传说中的宝藏!?我从小就在这儿长大,也从来没听说过这么个地方啊!这么想着,王大牛就顺着路往里走了走。

  “终于等到你了……”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突然在王大牛的脑海内响起,就这么凭空的突然出现,震的王大牛的头都有些晕。

  “谁在说话!”王大牛摇了摇头,大声喊了句,却没有任何人回应。

  奇怪了,难道这河底下还住着人不成!王大牛被弄的一头雾水。

  突然,王大牛眼前的场景一变,晃得眼睛疼的宝藏不见了,转而出现在眼前的,是一片巨大的草原。

  一个穿着长袍的人骑着白马,后面跟着无数的人,正艰难的往前行进着。

  草原上长满了奇花异草,各式各样的连成了一片,大老远的就闻到了香气。

  穿着长袍的人一边走,一边不时的停下来摘下几朵奇怪的花品尝一下,随后便向身后跟着的人们说着些什么。

  王大牛想要听清他说的是什么,伸长了脖子,却是也什么都听不见。

  穿着长袍的人就这么一直往前走着,一边走,一边又停下来品尝一下脚边的奇花异草,随后向身后的人讲述着些什么…….一群人就这么一直走着,周围的季节不断在变化,短短的时间内,像是走过了春夏秋冬。

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那穿着长袍的人在品尝一颗不知道什么名字的药草时,突然痛苦的喊了一声,然后就直接昏厥了过去。

  身后跟着的人们吓坏了,一见穿长袍的人就这么死了,开始大声的哭泣。

  而倒下去的那个人身上,飞出来一簇绿色的魂魄,在空中旋转了一会儿之后,开始向四面八方各个不同的方向飞去,其中一缕,就这么直直的对着王大牛冲了过来。

  王大牛见状赶紧躲避,谁想那缕魂魄飞舞的速度极快,瞬间就钻进了王大牛的脑海之中。

  突然间,王大牛感觉自己的脑海之中多了许多不属于自己的东西。

  “上药一百二十种,为君,主养命以应天,无毒。

  多服、久服不伤人。

  欲轻身益气,不老延年者,本上经……”一些生涩难懂的文字瞬间充斥了王大牛的大脑,塞的满满的,让王大牛头痛的有一种想死的冲动。

  “王大牛,你可别吓我啊……你快醒醒啊……”把王大牛从河里捞出来之后,杨小丽把脑中学会的所有急救知识一股脑的全部回想了一遍,在王大牛身上按来按去的,见王大牛还不醒来,迫不得已的情况下,还给王大牛做了人工呼吸,这,可是杨小丽的初吻。

  可是,就算做了人工呼吸,王大牛还是没有任何的变化,依然是躺在地上没有任何的反应。

  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王大牛还没死,头上流血的部位此时也不流血了,慢慢的开始结咖,而鼻口之间,还有着淡淡的呼吸。

  半跪在王大牛身边,杨小丽使劲的按了按王大牛的胸口,捏住他的鼻子,继续往他的嘴里吹气。

  当杨小丽的嘴再一次碰到王大牛的嘴唇之时,王大牛猛然的睁开了眼睛。

  睁开眼后看到的第一眼,便是差点让王大牛鼻血瞬间喷涌而出。

  刚从水里出来的杨小丽,身上还滴落着水滴,身上的裙子也是牢牢的贴在了身上,印出少女曼妙的身姿。

  胸前则是格外的显眼,那轮廓,那线条,真是好大,好圆……“这小妮子,还说不喜欢老子,现在这都主动送上门来了,趁着老子昏迷,居然偷偷的吻我!”王大牛还在暗爽了,杨小丽却是已经发现,王大牛已经睁开了眼睛,此时正盯着自己的胸部一阵猛瞧。

  羞愧难当的杨小丽一把推开了王大牛,往后退开几步,一脸嫌弃的看了一眼王大牛,随后用力的擦着嘴。

  “我擦,这女人也太特么的善变了吧!古人诚不欺我啊,这果真是女人心,海底针……”王大牛起身做了起来,看向杨小丽,“我说杨小丽啊,你是不是真的看上我了啊,之前偷偷看你洗个澡,你要死要活的来追我,现在却又偷偷的来亲我,你说你这……”嘴里的话说个不停,两只眼珠子却是停留在杨小丽的身上,没有半点移开的意思。

  杨小丽的裙子死死的贴在身上,比什么紧身衣还来的诱人,将她凹凸有致的身躯完完全全的印了出来。

  刚刚躺在地上的时候还只是能看看杨小丽的胸脯,现在来看,杨小丽几乎是整个人的身子都让王大牛看光了。

  在这炎热的盛夏,杨小丽本来就只穿了一条薄裙,刚刚从家里追王大牛追出来,跑的又急,现在一看,怕是连内.衣都没穿……这般犹如没穿衣服的模样展现在王大牛眼前,一个血气方刚的(两个粗大同时在我体内)男子哪儿能不想入非非。

  杨小丽此时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春.光泄露了,还在为自己刚刚亲王大牛的事懊悔呢。

  “放屁!我那是给你做急救,人工呼吸你懂不懂!我是怕你死了!”杨小丽气的脸都红了,跺了跺脚便转过身去。

  “我不管什么原因,你就说你亲没亲我吧!”王大牛心里却是乐开了花,这杨小丽可是村里的一朵花啊,现在又正值花季年龄,现在看来,这是有戏啊!“你滚蛋,你就是个臭流氓!”杨小丽说着,泄愤的踢了踢脚下的水草,然后娇羞的跑了。

  “明天我就上你家提亲去哈!记得打扮的漂亮点!”冲着杨小丽的背影喊了句,心里已经是乐开了花。

  要是自己的娘亲知道他能娶上杨小丽,不知道会有多开心。

  擦了擦嘴角的水,王大牛感觉,自己身上貌似还有杨小丽的香味?又使劲的闻了闻,怎么这么香,这好像不是杨小丽身上的味道啊?顺着香味传来的味道,王大牛往脚下看了看,居然是一株人参!照这个样子看,这株人参起码也有个几十年了,这可是个好东西,王大牛也不再客气,三两下的就给刨了出来,这要是拿到镇上去卖,怕是能卖不少钱。

  以前这村后的山里面还有不少值钱的药材什么的,随着村里的人不断的挖掘,范围越来越大,这山里的药材,也越来越少。

  要说这人参,更是几乎绝迹了,已经好几年都没听说有人挖出来人参了,更别说自己手上这棵已经几十年份的大家伙了。

  走在回家的路上,王大牛就开始盘算这人参的去处了,卖给村里的人肯定是不行的,他们买了也用不上,而且,他们也买不起,看来,还是得到城里去卖。

  还没走进家门,王大牛的娘亲张翠翠就是开始数落王大牛,“你看看你,这么大个人了,一天到晚不知道帮家里干活,就知道到处玩玩玩!”王大牛早已对这些习惯了,不以为意的开口说道。

  “娘!我饿了,有什么吃的吗!”没好气的瞪了一眼王大牛,“你就知道吃!你爸还在田里干活呢!他还没吃饭,你去给他送饭去,送完回来再吃!”王大牛无奈,也只能应到,“好吧好吧。

  ”他爹一个人在田里干活也不容易,自己没帮忙也就算了,这饭还是要送的。

  赶紧进屋将人参放起来。

  拿着张翠翠递过来的饭桶就朝着自己田里的方向跑了过去。

  刚走出家门没几步,王大牛就碰见了个熟人,自家隔壁的淑芬嫂子,这可是个大美人,王大牛赶紧打了声招呼。

  这赵淑芬可跟农村那些又黑又老的妇女不同,已经三十出头的人了,皮肤还跟十八九岁的小女孩儿似的,又白又嫩。

  这前凸后翘,身材丰满的赵淑芬,王大牛最喜欢干的事就是看她在院子里洗衣服了,每次从门口路过,往里一瞅,就能看到胸口那一团白花花的肉。

  赵淑芬一开始还骂上两句,这时间久了,没什么作用之后,她也就懒得骂了,就让王大牛这小子就那么偷看。

  王大牛倒也是看的过瘾,既然人家都不介意了,自己还有啥不好意思的。

  “大牛啊,给你爹送饭去啊!”赵淑芬听得大牛打招呼的声音,也笑着回应了一句。

  赵淑芬估计是在家刚干完活,脸上还有不少汗水,身上的衣服更是紧紧的贴着皮肤,布料又薄,王大牛简直是把她身上的模样看的一清二楚。

  瞧见王大牛死死的盯着自己也不说话,赵淑芬低头看了看自己,“咯咯”的就笑开了,“你个臭小子,胆子肥了,连你嫂子的便宜都敢占了!信不信我把你眼珠子挖了给你爹下酒啊。

  ”眼见赵淑芬虽然没有生气,但是王大牛也不敢再继续盯着看了,“没没,我哪敢呢……”这要是万一惹得赵淑芬不高兴了,以后还咋正大光明的偷看她洗衣服呢!“还有你个小流氓不敢做的事情?”赵淑芬不以为意,又接着说道,“还是赶紧去给你爹送饭吧,他干了一天的活儿,怕是都饿坏了。

  ”王大牛也醒悟过来,赶紧冲着田里就跑了过去。

  来到田里,王大牛他爹还在田里弯着腰忙活着,时不时的起身揉揉腰间,王大牛喊了一声,“爹,吃饭了。

  ”转头看到给自己送饭的王大牛,王壮放下了手里的活,三两步来到了田岸边。

  王大牛把饭桶里的饭菜挨个拿出来,一一的摆放好,“爹,赶紧吃饭吧!”接过筷子,王壮一边吃着,一边看着田里,“这天气,看来短时间内是不会下雨了,这田里的庄稼都快干死了。

  ”“爹,不会又要挑水来浇田吧……”王大牛赶忙问了一句,挑水浇地,这简直就是王大牛的噩梦,去年干了一回,硬是累的他三天下不了床。

  “不挑水咋办,庄稼不种啦?地不要啦?”王壮没好气的白了一眼儿子。

  王大牛赶紧说道,“爹,咱家这田得好几亩呢,要不然我们买个抽水机呗,这要一桶一桶的挑水,不得把人累死啊……”“去年也是挑水的,咋没见把你累死啊,个臭小子就知道偷懒,种庄稼的人,连这点苦都吃不了,我告诉你,等你以后,这些活儿你都是得干的!”王大牛知道再说下去也没用了,干脆就闭上嘴,不再说话了。

  其实抽水机也不贵,机器、水管一套下来,也不过一千多块钱。

  话是这么说,但是对于王壮来说,这钱是肯定舍不得花的,虽然地是有好几亩,但这家里不是有两个劳动力么,辛苦一两个星期,也就完事儿了。

  王壮吃完饭,王大牛就拎着饭桶回去了,看着儿子的背影,王壮叹了一口气。

  这小子从小身板就不怎么好,他从小也没怎么让王大牛干过重活,去年让他来挑水浇地,也是因为王壮的身体实在是有些承受不住了,看着儿子瘫在床上下不了地,他心里也是心疼坏了。

  回到家里三两口就把饭扒拉完,王大牛立刻就钻进了自己的房间。

  他的房间有一台电脑,这是前两年王大牛从城里的旧货市场买回来的,虽然只能看看网页聊聊天,就这,还是王大牛跟他爹要了好久才要来的钱,自然是宝贝的不得了。

  想起自己从河边挖回来的人参,王大牛掏出自己的山寨版诺基亚,拍了两张照片,然后就传到了论坛上,准备看看有没有哪个懂行的人,能把他的人参买走。

  要是人参卖出去了,王大牛就有钱去买抽水机了,反正抽水机肯定没有他这人参值钱,看着他爹腰也不好,自己也不忍心让他一个人干那么多活。

  一下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,王大牛卖人参的帖子却是无人问津,寥寥有几个来问的,都是好奇不懂价的,随便问问看的,并没有购买的意思。

  晚上的饭桌上,王大牛就跟张翠翠说了去找杨小丽提亲的事,突然间听得儿子这么说,着实是把张翠翠给吓了一跳。

  “儿子啊。

  我看你还是别做美梦了,她杨小丽长什么样你也不是不知道,这每天多少人去她家提亲,你见她啥时候答应过哪一个?”“娘!你不懂,人杨小丽也喜欢我呢”说着,王大牛又回想起上午那一幕,就算她没亲自开口说,这两个人好歹还亲上小嘴了么不是。

  张翠翠伸手摸了摸儿子的额头,“这也没发烧啊,咋就开始说上胡话了,你多吃点肉,明天啊,去帮你爹挑水去,他一个人干不了那么多的活,这两年啊,他的腰也不怎么好了……”一直在旁边默默吃饭的王壮也开口说话了,“哎,不知道这两年怎么回事,一直大旱呢,去年那样,地里的庄稼就少收获了好多,今年又是这个样子,这可让我们怎么活哟……”靠天吃饭的农民,粮食的多少全看天气的好坏,这要是一直天气都这么坏,颗粒无收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  好在王大牛的这个村子旁还有一条挺大的河,男人们多出点力气挑水,倒是不用担心庄稼被旱死,只是这收成,肯定是要少些的。

  “娘,您就托媒婆去杨小丽家说说媒呗,”王大牛忍不住再次开口央求他娘亲,照今天这个样子来看,杨小丽很有可能对自己是有点意思的啊,自己除了学历不咋高之外,也没有哪点配不上她杨小丽啊。

  张翠翠准备继续劝说儿子,王壮却是先一步开口了,“他娘,明天你就去找媒婆,去说说看,管他成不成,成了最好,不成也没啥,这一天到晚去她家提亲被拒绝的还少了么,咱也不丢人!”张翠翠张了张嘴,终究还是没有说什么反对的话,瞧得爹娘这个样子,王大牛一阵无语,自己貌似也没有那么差吧……一觉过去,第二天一早,王大牛就打开了电脑,一条消息正在网页内闪烁着。

  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pubblicitaraf.com/googlea2.php?3532.html

https://pubblicitaraf.com/googlea2.php?2976.html

https://pubblicitaraf.com/googlea2.php?549.html

https://pubblicitaraf.com/googlea2.php?1982.html

https://pubblicitaraf.com/googlea2.php?6124.html

https://pubblicitaraf.com/googlea2.php?7252.html

https://pubblicitaraf.com/googlea2.php?3492.html

https://pubblicitaraf.com/googlea2.php?1152.html